喵喵nya

杂食家

深情的眼神


在你望向我的时候,我成为了你的猎物。


【吉榎】明天再说

「径ちゃん,和我交往吧」吉本荒野难得一副正经脸地把正专研一把古锁的坐得笔直的榎本径扳过身子,并完成了处女告白。

吉本荒野一双大眼睛紧紧盯着榎本径,试图用炽热的目线从榎本径的脸上读出什么的。结果榎本径和吉本荒野两人直接持续了接近长达十秒的大眼瞪小眼,在外人看起来现在的榎本径就是一副呆呆的模样,和被定格了一样。

吉本荒野刚刚还一脸自信,结果现在都被这个榎本小四眼盯得心里发虚了。吉本荒野开始在心里的本子打叉叉,刚刚表白时机不对?也没有吧,明明看过黄历说适宜表白约会盖被被的呀。难道我今天起床脸没洗所以表白看起来不够真诚?也不会啊,就算没洗我也帅哥一个,阿径不就经常偷偷盯着我的睡脸。难道是说,阿径脑子短路瓦特了???

榎本径看着家教先生滴溜溜转的大眼睛就知道这个吉本荒野又开始大开脑洞了,在不经意间轻叹了一口气,微微张开嘴只说了一句,“明天再说”。榎本径默默转过身子坐好,左右手的开锁工具又动了起来。

那边吉本荒野还在叉叉打个没完,直接忽略掉榎本径刚刚那小小的声音,看到榎本径转过身子,才意识到刚刚是不是漏听了一句什么话,嗯?阿径刚说啥?同意了?还是怎么了?

「嘿嘿,径ちゃん,你刚刚说什么来的?」吉本先生厚着脸皮默默挪了个位子靠近榎本径。

榎本径手里的工具停顿了一下,微微转过头看着吉本荒野的脸,难得今天好脾气地对吉本荒野重复了一次,「我说,明天再说」。

「???」「明天再说?嗷,为什么明天再告诉我啊,阿径,你刚说什么就告诉我嘛,怎么学起隔壁执事搞神秘了,一定是那个执事小心眼,我不过拿了他几朵荷兰玫瑰,他居然通过教坏阿径来报复我,阿径以后要离坏执事远一点,这个坏执事吃人骨头都不剩的,那天我就看到隔隔壁那位天使律师被他拉进房,然后……」

看到吉本荒野又开始叽里呱啦地说个不停,榎本径觉得脑壳是真疼,后悔刚为什么要回答这个话痨的问题,不仅话痨还脑子有黑洞…而且还笨得要死,到底他怎么从东大毕业的。榎本径选择直接无视掉吉本荒野,继续搞他的锁,毕竟赚钱比较重要。

「径ちゃん,告诉我嘛?你刚刚到底说了什么?」

「聞こえません」出た!来自榎本径的经典瞬答!因为榎本径实在不想再理这个笨蛋家教了。

「径——ちゃん!」来自吉本的大音量。

「聞こえません」再次瞬答!

「我是真心的,径ちゃん」

「聞こえません」来自榎本径的再次瞬答!

「径ちゃん~」吉本荒野使出了撒娇委屈式攻击。

「聞こえません」榎本·默默塞上耳机·径以行动彻底隔绝了吉本荒野的下一句。

吉本·肩更溜·荒野瘪着嘴,无辜地抱紧他的橘色大包包,只好右脸贴着桌面,趴在桌上盯着那个就离他三十厘米的小四眼。吉本荒野可不敢再随便扯榎本径的耳机线,因为上次这么做的时候直接被榎本径连人带包丢出工作室大门口,后面吉本荒野还是靠伪装成送甜点的才成功骗过工作室监控锁溜进去的,而且到现在榎本径还搞不清楚这件事,这个生存秘密可不能给榎本径知道。

吉本荒野心想不过第一次告白,一次不行就再来一次,反正最后阿径一定会被我的真心和小甜点打动的。

最后吉本荒野再次坚定了只要坚(脸)持(皮)不(够)懈(厚)就能追到榎本径的想法。事实也是如此,笨蛋家教到最后也没明白“明天再说”什么意思,但误打误撞天天表白,最后还是成功追到可爱小四眼榎本径。


















彩蛋:
榎本径牌翻译机

输入「#榎本径#+#明天再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输出「吉本荒野,我只是今天没答应而已,没答应不代表你明天就可以不用告白,你明天没有说告白的话你就给我滚出工作室,这次伪装成送甜点的我也不会放你进来,还有后天也得说,大后天也要,大大后天也是……说到,我答应为止。」

想搞事但不想动

果然还是一直惦记着jn,jet &niu
很想剪首歌《你太善良》
然而视频源要重新找重新下载,还真是大工程

时间一过,都变成冷cp了

天鹅臂

天鹅臂

天鹅臂

天鹅臂

天鹅臂

天鹅臂

天鹅臂 第十四天  13:35

Ps:额头有点汗